<address id="7jvzz"></address>
    <address id="7jvzz"></address>

    <sub id="7jvzz"></sub>

        <sub id="7jvzz"></sub>

            <sub id="7jvzz"></sub>
            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網游之近戰法師
            [網游之近戰法師]

            第六百六十七章 陣營者
            網游
            類型
            蝴蝶藍
            作者
            2017-12-15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六百六十七章 陣營者

            縱橫四海這波試探姓的攻擊揚眉吐氣了還沒幾秒鐘,就被系統內外夾擊給打趴了。想到身后尚有八百行會的玩家在看著他們的舉動,無誓之劍硬是沒下撤退的指令,反正死了也沒損失,大家就拼到最后一人。
            縱橫四海這時已經沒機會向前一步,這些突然現身的刺客就夠他們受的,再加上城頭上的遠程攻擊,那城墻根的兩排步兵根本動都沒動,縱橫四海這隊人馬終于是全軍覆滅了。
            無誓之劍從復活點出來的時候,看到風行已經跑這來等著他了,怔了下后,突然埋怨道:“你看我們被刺客伏擊,怎么也不帶人上來支援一把?”
            縱橫四海這一陣也未盡全力,就出去了弓箭手和牧師兩大職業,眾多近戰職業的成員也留在后方觀戰了。
            風行也是愣了下后道:“你沒說啊!”
            “我是當局者迷,你在外面情勢應該看的更清楚,這種時候應該做做決策的嘛!就算沒把握,也提醒我一下呀!”無誓之劍說。
            風行沒言語,想想覺得無誓之劍也說的有理。他們在陣里沖殺可能一時間只顧得應敵沒想著這么多,他在后方督戰的,那個時候的確應該派上支援。對方現身的刺客部隊人數并不太多,如果縱橫四海的近戰職業能在那個時候施以援手,不至于在這一波攻擊上就敗下陣來。
            無誓之劍唉聲嘆氣,覺得惋惜之極。正這時候耳邊響起逆流而上的聲音:“無誓會長,辛苦辛苦!!”
            逆流而上估摸著無誓之劍快掛了,也朝復活點這邊趕來,此時正好迎到。至于是來安慰還是來看笑話,那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無誓之劍心下雖然懊惱,卻絕不會在競爭對手面前表現出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聽到逆流而上的聲音立刻挺了挺胸膛理了理裝備,扭過頭來,面色搞得很凝重,一臉公事公辦的表情:“逆流會長,系統這次還真有點不好對付。”
            “嗯,我們都看到了。”隨逆流而上一起過來的還有好幾個大會的會長,個個也是一臉嚴肅。
            “縱橫四海這一趟也不是白試探,投石機還會這樣攻擊,對方竟然還有潛伏著的刺客,這些都是之前戰斗中沒有出現過的。”牧云行會的會長云中牧敵說道。
            對于這個向著己方說話的會長,無誓之劍由衷地送上了一個感激的目光。而他也不是只知道和逆流而上慪氣的人,此時也認真分析自己犧牲換來的這點可憐情報:“投石機的攻擊如果是方才出現的那種碎石型的,我覺得倒不必太擔憂,靠牧師的支撐,足可以堅持一會,之后和對方城下的衛兵發生接觸戰后,投石機的攻擊肯定是會停下的,不然那時候無論用到哪種石塊攻擊,都會傷到他們自己人。”
            “嗯!”眾人連連點頭。
            “咱們雖有十七萬人,但一窩蜂的沖上實在太敗筆了,系統或許就是料到每個主城的行會人數,所以布置了一些有針對姓的戰法。我建議我們根據區域大小合格布置人手,陣型盡量要拉開一些,富裕出來的兄弟完全可以在后面替補嘛!先沖的兄弟倒下,替補的跟上,倒了的兄弟盡快從復活點趕過來,如此循環,這城我不信還破不了。”無誓之劍這說著說著,居然真說出點道道來,回頭一看自己都佩服自己。本來就是想隨便分析兩句,證明自己剛才雖然死得快,但也不是死得沒價值,但越說想法越多,這個主力替補的輪換制度,說出來后無誓之劍覺得真是太贊了。
            一直不怎么說話,仿佛還不怎么習慣行會長這個職務的黑色食指此時卻突然嘆了口氣道:“諸位,其實咱們這十七萬就是個理論上的數字。具體到實際,我剛才叫人走訪了一下,咱們這八百多家行會,有大半都是初級行會,有的連五十人都還不夠,好多30來級的玩家混跡當中,一身白板的都有。這十七萬人,可并不是個個都像縱橫四海、對酒當歌的成員那么精銳,有相當一部分,在這戰斗中是不是能算作戰力可真不好說。系統衛兵的實力我想大家也都有點初步印象了,那是相當強悍的,單挑的話在場的各位恐怕都不敢說必勝吧?”
            “嗯!”眾人都點頭,無誓之劍也不說話,他剛才是真正單挑了一把,要不是有好幾個牧師在旁幫他支撐,真要敗了。
            “不過無誓兄弟的建議我覺得還是非常到位的,但我覺得人員我們應該認真排查一番,一些實力不足的,索姓就不要讓他們參戰了,不然很可能反而讓我們的配合銜接出現問題。”黑色食指說。
            “話是這樣說,但不知道這些人肯不肯啊!”無誓之劍說。
            這話一說眾會長紛紛嘆氣,都是當會長的,都很理解這個難處。人家級是低,實力是弱,但一樣是玩家,和你五白了也是平等的,愿意服從安排不來添這個亂,算是明事理。但如果死活不依,就是要玩一下這城戰的內容,大家也實在沒什么理由不讓人家玩。
            黑色食指卻笑了笑道:“主城一共有四個門呢,咱們主攻一門,其他還空著三個門,這些不愿意配合我們的,大可以到其他門玩去。就是現在不也有好多行會不愿意合作,在其他城門方向自己想辦法呢嗎?”
            無誓之劍和逆流而上心下都是一動。黑色食指這意思,明著是要精簡人員,將劃水的全部剔出去,但暗里的意思,看來是想將積分盡量集中在他們這些人手中啊!有點見識的人都看得出來,這城想攻下來必須得大家同心協力,千余人的行會憑一己之力根本成不了什么氣候,更何況除了這五家,云端城根本就沒有上千人的行會了。
            “諸位放心,這個工作可以交給我們來完成了。我們黑手是傭兵團出身嘛,識得的人倒是蠻多的。”黑色食指道。
            “諸位的意思呢?”逆流而上望向其他幾人。
            無誓之劍這時才反應過來逆流而上為什么集結了一些人跑復活點這來接他,其實就是不想人多嘴雜,眼下過來的都是大會的會長,避開那些更多的小行會的會長,把方案就定了,然后那些人跟著辦事就完了,省得眾口不一。
            “我沒意見。”云中牧敵率先表態。跟著又有好些個會長認同黑色食指,最后無誓之劍和逆流而上也點了頭后,這事就算是這么定了,黑色食指當即離開,去張羅人手對眼下人手進行一次精細地篩選。
            “無誓會長。”這時云中牧敵不知何時湊到了無誓之劍身邊,拉了他一下。
            無誓之劍看他樣子就是有話要說,于是也沒答,而是發了消息給他:“怎么?”
            “覺不覺得黑色食指那家伙是有備而來。”云中牧敵說。
            “這話怎么講?”
            “云端城行會上千家,咱們這里現在聚了820家。820家行會的會長,你叫上名來的有幾個?”云中牧敵問。
            “這……大概就幾十個吧!”無誓之劍答完自己也反應過來了。之前逆流而上和他協商,說要聯系云端城所有行會,無誓之劍也盡自己最大的能量發動著。但他認識的會長起碼也得是四五級行會,那些剛剛成立的,新人組織的初級行會,他怎么可能認識?但現在這八百多家行會里大半都是這種小會,這些人是怎么聯系上的?誰認識這么多小會長?逆流而上,還是黑色食指?不管是誰,能瞬間張羅起這么多零碎行會,這人肯定是早有準備,起碼是去行會大樓那邊備過課,把云端城所有行會和會長的資料都記了下來。肯下這大功夫,在這城戰中肯定是想搞番大動作出來才對。
            “這黑色食指現在敢攬這活,起碼得認識幾百家行會的會長吧?就算他是傭兵團出身,人脈不至于達到這個程度吧?其實他所謂的人脈和咱也差不多,就是名氣大一些,認識咱的多,但反過來咱認識的,其實也就那么回事。”云中牧敵說。
            “嗯,你說的有道理。這家伙,看起來是想搞點大的。”無誓之劍說。
            “咱可得多留些神。”云中牧敵說。
            “嗯,不知道逆流而上那小子知道不知道。”無誓之劍說。
            “難講,沒準他們早有合作了。不然一開始這么多小行會是誰叫的?你就認識幾十家,我也差不多,尤其這種小行會,我可叫不來。”云中牧敵說。
            “對,這事我一開始還真沒注意到。”無誓之劍連連點著頭。他發現他們縱橫四海在贏得對抗賽,完成了任務鏈后似乎是有些太張狂了,太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這次城戰也覺得冠軍是他們囊中之物,想到逆流而上或是黑色食指,或是他們一起,為這城戰竟然進行過如此周詳的準備,無誓之劍的心里就十分的不安,著實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中了什么套了。而一想到圈套,無誓之劍下意識地又要去找韓家公子,但這次韓家公子卻沒有跟著逆流而上一起出現。
            人沒出現,消息一樣可以到……無誓之劍琢磨著。這事往好處想與往壞處想其實是一樣的,只要愿意,可以幻化出一堆東西來安慰自己或是嚇唬自己。
            北城門這邊的攻伐暫時陷入了停滯,逆流而上也閉口不提他們行會還應該的那一波試探了,無誓之劍想看看這家伙到底有什么打算,所以也不言聲,假裝消失一般在一旁靜觀其變,同時不住地和倒影年華保持著聯系,看那邊是不是有什么發現,同時讓他對這邊發生的這些細節也思考思考。
            玩家大軍不動,顧飛和劍鬼兩個是寂寞壞了。此時站在城門下連連打著喝欠。第一回抓白加黑沒趕到,第二波攻擊全是縱橫四海,白加黑沒參加,正等第三波,結果玩家們遲遲不動了。
            “估計在想怎么應對,這城我看也不好打。”劍鬼說,“剛才那波碎石攻擊真夠密集的,根本沒法躲。”
            “就是太假了,腦袋大的石頭,這么高的城頭摔下去砸腦袋上,人都不帶死的。”顧飛說。
            “話不能這么說,游戲里的大家也不是一般人,都是戰士,身強體壯,隨便被砸死的是一般人。”劍鬼說。
            “嗯,也對,如果是我也不會死。”顧飛認為自己不是一般人。
            玩家遲遲不動,兩人正合計是不是找個道偷摸混到玩家堆里去,反應玩家肯定是猜不出他們兩個其實是系統的殲細,正商量呢,突然聽得身旁大門洞傳來“噶吱噶吱的聲音,兩人轉進門洞一看,就見一人推了個雙輪木板車正辛苦地朝門這邊走呢,越走越近,待得雙方都能看到面容時,都是一驚。
            “小雷!!!!”顧飛和劍鬼異口同聲。
            兩人面前的,正是云端城第一個揚名全平行世界的名人,小雷酒館的老板小雷同志。而小雷也認得這個常年盤距他酒館包廂的公子精英團兩大悍將。
            “千里?劍鬼?”小雷一臉的意外,叫出了兩人名字。
            劍鬼對游戲方面的東西反應較多,立刻問道:“你也是有陣營的?”
            小雷聽了這話后一怔:“你怎么知道?”但跟著臉上出現恍然的神色:“你倆也是有陣營的,所以這次城戰被留在了城內??”
            “對的!你什么陣營?”劍鬼連忙問著。
            “商業貿易聯盟會。你們倆呢?”小雷問。
            “我刺客聯盟,他……不知道。”劍鬼說。
            “不知道?”小雷不解。
            顧飛尷尬:“稀里糊涂地就加入了,事先也沒人告訴我這是陣營啊!事后也不知道該問誰去了。”
            “小雷你這個陣營是怎么加入的?”劍鬼問。劍鬼雖不是佑哥,但也會對游戲設定有所研究,只是不像佑哥那么走火入魔罷了。
            “我也在糊涂著呢,有次去商會那邊接個任務,突然就發了我一張文書,說我是商業貿易聯盟會的成員了。”。
            “呃?你也做任務的嗎?”顧飛插話,他挺意外的,他以為小雷是24小時常駐小雷酒館。
            “偶爾。”。
            “陣營獎勵是什么?”劍鬼問。
            “酒館的上繳的稅率比以前低了20%。”。
            “這個……”在劍鬼眼中這樣的獎勵自然是連垃圾都不如,接著又跟著問了句:“沒有技能一類的?”
            “技能?我選了一個調酒配方,公子呢?好久沒看到他來了。”這是小雷最最最與眾不同的地方。相比所有人都討厭韓家公子,他實在是十分喜歡這個人。酒館老板大多會十分熱愛酒館。
            “他……現在城外呢!”劍鬼說。
            “有空我來那啊!我新弄的這個酒,全城只有我有,連系統酒館都沒有。”小雷激動地道。
            “是嗎?”顧飛應和了一下,拍了拍小雷的木板車上的大木桶道:“這是什么?”
            小雷道:“這次城戰不是要劃分勢力范圍嗎?我和幾個也是城里開店的朋友一合計,這覺著這個勢力范圍和我們開店會是休戚相關的,所以也臨時成立了個行會,來參加這城戰,結果我今天這一上線,一個人就被丟到城里了。我到處找也找不到人,和朋友發消息都說是敵對,發不出去。后來我跑去商會那邊,結果派我一任務,叫我朝前方運送軍資。”
            “軍資?是什么?”顧飛又拍那木桶,一邊拍還一邊把腦袋貼上去聽聲,“好像是水。”
            “這有蓋。”劍鬼朝桶上指。
            顧飛立刻去掀了想看看,小雷大急:“喂喂,任務物品,不要搞壞了。”
            “隨便看看怎么會壞。”顧飛一邊說一邊掀,掀掀臉紅了,手松開道:“掀不動。”
            小雷松了口氣,害怕這兩家伙又搞什么事,推了車繞開二人道:“我先把東西送到任務地點,回來再你們聊。”
            “去吧去吧!”顧飛揮手放行。
            小雷推著他的木板車噶吱噶吱走了,劍鬼突然對顧飛道:“我有任務,小雷也有任務,你的陣營或許也該有什么任務。”
            “嗯,說的是,這邊不知道搞什么鬼,半天也沒動靜,我城里去看看是不是有任務。”顧飛說。
            “嗯!”
            顧飛說著又進了城,他的通緝執照是通緝任務處發的,想來陣營和這組織應該有過,顧飛心下有點發寒,自己的陣營不會是牢頭、捕手一類的吧,這算個什么陣營啊,一點都沒氣魄。六扇門?這游戲里也不可能這么叫啊!
            顧飛一邊想著一邊到了通緝任務下,推門進去,熟悉的場景一切依舊,但和npc一答話,對方卻告知此值城池存亡之秋,這點小打小鬧的罪行已經沒功夫去介意,趕緊去找更有意義的事。
            除了這地,顧飛想來想去,只有主城議政廳是和自己任務有過交集的地方了,于是又朝議政廳去。這個普通玩家無權踏入了領域,顧飛在出示通緝執照后被輕松放行。顧飛在廳內打了兩轉,想起霞霧城那次的事,那個人,好像是什么戒衛隊的吧?想到這個后,顧飛揪了個衛兵,問明了戒衛隊的所在,朝那邊走去。
            (未完待續)
            上海快3 www.975367.com | www.32123l.com | 3522vv.com | www.e2229e.com | www.371z.cc | 35222cc.com | www.ttn88.com | www.33yfa.com | zun026.com | www.6491p.com | www.hyi682.com | 500000355.com | www.810msc.com | www.583477.com | 8577n.cc | www.8473u.com | www.876433.com | 8988v.com | www.6687l.com | 22207g.com | www.d00066.com | www.981090.com | sp2088.com | www.44118o.com | www.34788u.com | 2400010.com | www.79566.com | 0008.io | www.998855h.com | www.106572.com | www.8134.cc | www.33997k.com | 4955b.com | www.js79902.com | 8881240.com | www.a3a777.cc | www.585868.cc | 5003ccc.com | www.rrqp000.com | 876878w.com | www.277tk.com | www.841879.com | 500000710.com | www.52062q.com | 53262e.com | www.2945a.com | 2127dd.com | www.v15541.com | www.768806.com | hg0555.com | www.38358.com | 7134455.com | www.cp98.com | 500c.vip | www.1116609.com | www.163734.com | www.76543p.com | www.5441u.com | 44ff940.com | www.69567t.com | 80368cc.com | www.sb5502.com | 8520d.com | www.ylg7777.com | 23800u.com | www.tqdc04.com | www.c142.vip | ff2205.com | www.52072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