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jvzz"></address>
    <address id="7jvzz"></address>

    <sub id="7jvzz"></sub>

        <sub id="7jvzz"></sub>

            <sub id="7jvzz"></sub>
            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網游之近戰法師
            [網游之近戰法師]

            第五百一十一章 暴露了
            網游
            類型
            蝴蝶藍
            作者
            2017-12-15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五百一十一章 暴露了

            “從你那陰暗的心理角度來分析,他像是擺弄知識,順便鼓舞人心,誘發別人的好感。但正常來說的話,如果是我去講解,大概也是這么個樣子。”劍鬼老實地說。
            “說得是,繼續觀察。”顧飛回道。
            兩人悄然跟隨斷水箭,這家伙一直就是在樹林子里兜著圈,卻是有既定路線的兜圈。走過路過的每一處都是一隊人的練習地,斷水箭會從旁看看他們的情況,然后給予一些有針對姓的建議。而他的言行正如劍鬼所言,都是很正常的舉動。當然從顧飛牌陰暗心理角度分析這都是別有用心,然而要證明這點,需要更加有說服力的證據,顧飛和劍鬼搞跟蹤也是為了有所發現,結果,聽到看到的僅此而已。
            “能看出什么嗎?”顧飛和劍鬼跟得都有些累了,又偷聽了一次斷水箭和眾玩家談話后,沒有立刻追著他離去的身影,兩人一起靠坐到了一棵樹下,望著看不到天的天空,劍鬼的右手又挑到了嘴邊,兩指間夾著他的匕首,抽煙狀。
            “完全看不出什么……”劍鬼感嘆。
            “這種事,我們不專業啊!”顧飛必須承認,劍鬼有網游才華,而他是功夫專家,大家在自己的領域里的確都是翹楚,但這種調查取證的事也是一門學科啊!兩人又沒啥經驗,或許有個專業人才,早就從斷水箭的言行中瞧出更肯得懷疑的地方了。而不是只像顧飛這樣,只是先入為主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怎么辦?”劍鬼問顧飛,跟蹤這主意是他想出來的,現在看起來挺失敗的。
            “如果他依然是繼續在這樹林子里這樣來回指導大家,我看我們倆不會有什么發現了。”顧飛說,“但或許他會去去別的地方?見見什么人?”
            “沒這必要吧……有事發消息就行了。”劍鬼說。
            “真是麻煩。”顧飛感慨,像發消息這種,對于玩家來說根本是無從知曉的事情,有什么秘密全在這里說,外人一點知道的機會都沒有。
            “喂,還跟不跟,他要走遠了。”兩人在樹后也只是稍事休息,斷水箭目前至少還在二人視野里。
            “坦白說……”顧飛卻不如何著忙,“這家伙對你來說就是個簡單的任務而已,他對水深的行會的確很有幫助,但其實你的任務和這幫助沒沖突,砍了他,這種幫助依然可以提供,你蒙個臉,他不知道你什么人,也不會影響到他和水深他們的關系,你砍他根本沒必要有什么心理負擔,只是完成你的任務而已。”
            “我知道……但現在我關心的已經不是任務。如你的推斷,這家伙如果對水深和路珂的行會有什么居心的話,我一定要阻止。”劍鬼說。
            “那么我建議去找一下公子,我覺得現在的情況他能提供最大的幫助。”顧飛說。
            “好吧!”劍鬼點頭。
            “切!他那破行會,倒掉了最好,我為什么要幫他的忙?”找到韓家公子的地方當然是林蔭城的一家酒館。而整個林蔭城就是一個村莊樣,建筑風格非常農村,酒館也沒例外,環境相比其他主城真的有落后很多年的感覺,在這樣條件下喝酒的韓家公子心情明顯不好,在聽了顧飛和劍鬼的話后,想也沒想就甩下了這么一句。
            顧飛還想勸他兩句,結果就聽到一旁的劍鬼像是沒聽到韓家公子拒絕幫忙一樣,繼續在說他們觀察到的情況:“那個斷水箭,身形據千里判斷就是經過訓練的格斗身板,此外他對叢林作戰看起來真的挺有學問,陷阱的擺放很有一套,極度深寒里佩服他的人挺多。”
            “這有什么奇怪,正好現實中的強項在游戲中有所發揮,這樣的人當然比普通玩家要強上許多,你旁邊不就有一位?”韓家公子說的當然是顧飛,一身功夫,在游戲這個打打殺殺的世界里簡直如魚得水。
            “話是這樣說,但是……”
            “我明白你的擔心。”韓家公子說,“用這種伎倆來打垮一家行會,雖然很惡心,但的確是最有效的辦法。”
            劍鬼沒有說話,顧飛望著他的眼睛,發現他目光很遙遠,明顯是想起了什么的眼神。而韓家公子剛才的話,似乎也意有所指,這里面又包含著他們的什么過去嗎?
            “那時候的事,我知道你到現在還不想承認。不過,我還是要第n次的重申,那絕對是一次有預謀的行動,而不是你所謂的什么大家吵翻了之類的兄弟失和。”韓家公子說。
            “什么事什么事?”顧飛連忙打聽。
            “以前游戲時候的事了。”劍鬼只說了這一句,沒有再繼續。其實從兩人的簡單對話中顧飛已經猜出一點端倪,大概是劍鬼的行會,也來了一個形同斷水箭這樣很受大家歡迎的人,于是導致行會人一心向著他,最后行會肯定是散了或者分了怎么的。韓家公子認為那是有預謀來搞散行會的,而劍鬼只認為是兩人爭執不和的內部矛盾。這當中自然還會有很多細節,但很明顯劍鬼并不想提,顧飛也就閉上了嘴。雖然偶爾他會幾句毒句,但那都是無關痛癢的玩笑,真正刺到人心痛處的事,顧飛是不會有意去做的。
            “你看這個斷水箭有什么可疑之處?”顧飛把話題揪回當下。
            “他不需要可疑之處,一家行會,最忌諱有一個這樣能掠去會長風頭,比會長更受大家歡迎的人物,所謂一山不容二虎,如果水深不明白這個道理,他的行會最終下場不是分家就是解散。不過以那家伙的姓格,他大概會傻逼一樣的把會長位置主動讓給人家,還當自己高風亮節吧!”韓家公子說。
            “這也很好,沒什么吧……”會長這種位置,有什么大不了的,顧飛對此全然不以為意。
            “會長是一家行會的靈魂,一家成功行會氣質的養成,幾乎都是在會長的影響下。隨便更換會長,意味著更換整個行會一直以來的風格、準則、氣場。只有不負責任的人,才會隨意把會長的位置交付到莫名其妙的人手里。雖然是游戲,但這個位置并不簡單,多少兄弟朋友眼巴巴地看著呢!一句某某某更適合比我當會長就把位置甩出去,自己以為瀟灑高尚,其實寒了多少人的心知道嗎?”韓家公子說。
            “哇……”顧飛在桌上只覺得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反正就是個不自在:“是你在說話嗎?是你在說話嗎?為什么這種話是從最可惡的你嘴里說出來,到底還有沒有天理了?”
            “回去告訴水深,腦袋還清醒的話,乘早把這樣的人剔出行會。哪怕他并沒有這種心思,但有時事情的發展并不完全遵照個人的意愿。”韓家公子繼續道。
            “不遵照個人的意愿,但是就會遵照你的意愿嗎?”突然有聲音從另一端傳來,三人一起順聲望去,立刻呆住。顧飛和劍鬼對望了一眼,沒想到會有這么巧的事,水深,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了這里,而且,看起來還把所有的話都聽了進去。
            “哦,是你?你來得正好,我們這邊的兩位,為你真是艸碎了心啊!”韓家公子臉上從來不會露出窘迫、尷尬的神態,任何時候他都能居高臨下不屑地望著一切,有時真讓人覺得佩服。
            水深未發一言,沉默地走到三人的桌前,注視著顧飛和劍鬼兩人。突得他手飛快地伸出,連顧飛都沒來及反應,劍鬼臉上的蒙面已經被水深扯了去。
            “靠!!”喊出來的是韓家公子,劍鬼那臉,再這么一化妝,實在有些超現實。
            “什么意思?”水深手里捏著劍鬼那塊蒙面布。
            “斷水箭是我的任務目標,我想看看他是什么樣的人。”劍鬼回答。
            “任務目標?我好像聽到你們是在懷疑什么吧?”水深的語氣很平靜,但劍鬼知道,他們之間說話從來不會這么平靜,大家嬉笑怒罵,總是會很亢奮。
            “沒錯,我懷疑他混入你行會,別有用心。”劍鬼敢做,從來不會不敢承認。
            “是嗎?什么用心?”水深問。
            “沒有證據,只是懷疑。”劍鬼說。
            “是嗎?所以就搞出這些東西來?”水深抖開劍鬼那張蒙面布。
            劍鬼沉默。
            “我們是老朋友的。”水深說,“如果你真的有什么懷疑,你可以直接對我說。”
            “就因為僅僅是懷疑,我不想影響你們的關系,所以,我想暗中看看清楚。”劍鬼的話很真摯,其實表情也很真摯,遺憾的是被化妝所掩蓋了。
            “這么說真應該要多謝你了?”水深說。
            劍鬼繼續沉默。
            “老斷!”水深突然喊。
            顧飛和劍鬼都是一驚,跟著就看酒館的門被推開,斷水箭幾步后已經沉穩地走到了桌前。居高臨下。
            “我這幾位朋友對你有點誤會,你來給他們解釋一下吧!”水深說。
            “沒什么可解釋的,時間可以證明一切。”斷水箭淡然地道。
            “說得好!”水深重重拍了拍斷水箭的肩膀:“曰久見人心,時間的確可以說明一切。”水深將劍鬼的蒙面布憤然摔到桌上,轉身出了門。
            (未完待續)
            上海快3 www.501203.com | www.16878e.com | www.738070.com | 3522nn.cc | www.hg518.com | www.68365c.com | 8030i.com | 1634l.com | www.07679q.com | www.371956.com | 85698v.com | www.b92776.com | www.824980.com | 2147002.com | www.9996mm.com | www.aobo191.com | 3616c.com | www.7720z.com | www.35898a.com | 36406611.com | www.n22365.com | www.83993s.com | 1017v.com | www.32788a.com | www.tyc44222.com | fhyl.com | www.hg423.com | www.79095o.com | www.lcw997.com | vv444000.com | www.56774.com | www.629813.com | hga018.com | www.7225a.com | www.247500.com | 3434kkk.com | www.138.net | 55zz8332.com | www.y1311.com | www.44447375.com | d58955.com | www.kj88822.com | www.769117.com | r99.com | www.y6091.com | gg67890.com | www.pj8491.com | www.ztc7.com | 98955r.com | www.47506w.com | 9365.la | www.2846d.com | www.980273.com | hh8159.cc | www.848777o.com | kk2649.com | www.7830g.com | www.58fcw.com | 00aa8331.com | www.4521.com | qq7819.com | www.xpj0978.com | www.680352.com | 2595n.com | www.5719c.com | 982365.com | www.110476.com | www.809387.com | 6245f.com |